才有昙花便不同


  □孙洪霞
  黄花蕊,白花瓣。
  只一眼,她的清丽便呼之欲出。呀!是昙花,真的开啦!我与一盆花对望,凝视的眼神,一醉再醉,令人心里雀跃,仿佛与故友不期而遇,满心满怀的,都是重逢的欢喜。
  花瓣紧挨着花瓣,气息甜美,清纯着一张小脸,青衣翠裙,于碧叶之上曼妙,如仙子忽落凡尘,别有一番风姿。脑子里不由得跳出这句诗——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昙花便不同。美啊,真是美得惊天动地!凝脂似的花瓣,如蝉翼,如素绢,迎风玉立,亭亭而开。又宛如巧笑盈盈的邻家女孩儿,白衣胜雪的豆蔻年华,安静着、清爽着、心怀美好着。虽只是小小花一朵,也开出了风骨,绽放出了神韵。
  再普通的书房,因有这朵朵的昙花,也变得典雅起来;再平淡无奇的日子,也染上了浓香一缕,让人回味无穷。此刻,薄雾萦绕,冬雨敲窗。却因了这昙花一现的美好,心境便也豁然开朗起来。
  思绪悄悄地拐了个弯儿。想起古老的滕王阁上,少年王勃面对着夕阳与大江,高声吟唱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多么豪放,多么壮美!想起了天才诗人李贺,他如昙花一现般绚烂的一生,27年,的确很短,但他却将其卓越的才华发挥到极致。骑驴觅诗,苦吟成性,呕心沥血,废寝忘食……翻开李贺的诗集,扑面而来的是奇特的语言、怪异的想象、幽奇冷艳的意境。最佩服的,还是李贺迥异于常人的想象——从一方紫砚,联想到“端州石工巧如神,踏天磨刀割紫云”的惊险;从箜篌的乐音想象到“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”,真是奇绝!
  窗外,雪开始飘,一朵一朵似昙花开,是等了很久的雪。“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,更无人处月胧明……”是纳兰公子的绕梁余音,这声音不绝如缕。月光冷,残雪冷,画屏冷,而纳兰的心更冷。正如他31载昙花一现般的岁月,却给后人留下了300多首的小令长调。在诗词的百花园中,婉约清丽着,宁静隽永着……在“词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境界中,散发着一股遗世独立的气息。
  昙花盛开的日子,有种静谧的美。诗人词家的生命,不正如这昙花吗?虽然短暂,但带给世人的艺术享受却是长久的。美好也罢,豪迈也罢,凄美也罢,皆如一枝花的绽放,长留在记忆里,留在似锦的百花园里,灿烂着、芬芳着、清雅着……

好运时时彩计划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好运时时彩计划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好运时时彩计划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好运时时彩计划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好运时时彩计划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